节食暴食反复横跳,我确诊了重度抑郁
知足
五月天 - 离开地球表面 Jump!

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

——《知足》


01

起因

上海外菜会所我是个重度抑郁患者,之前从来没想过会和抑郁症扯上关系。

故事还要从大二开始说起:那会比较胖,看着别的女孩子都穿着漂亮的衣服,心生羡慕,女孩子嘛都爱美。所以暗下决心,要减肥!但事与愿违,没想到这个决定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

上海外菜会所刚开始我尝试每天晚上少吃一点,去操场快走,并慢慢坚持了下来。寒假回家时,家人已经能看出来我变瘦了!得到的认可令我沉迷减肥不能自拔,也觉得如今的方式减得太慢了,于是变得极端起来,采取了节食。

开学后买了锅在学校偷偷做饭,煮面条都要数着几根,早上只喝粥,中午随便应付一下,晚上从来不吃,就这样体重最少时到了九十八斤。不过随着体重的减轻,负面问题也接踵而至。

由于食欲压制了太久,一出门看到好多想吃的就控制不住,各种减肥期间不吃的甜品、油腻的饼,被疯狂往嘴里塞,如同沙漠中饥渴难耐的人看到一股甘甜的小溪。还好这样的事情仅仅发生过几次,自己的体重依旧处于良好的范围。

02

一切变了

有一天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父母又在打官司闹离婚了,虽然他俩经常吵架,打官司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我崩溃了,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和绝望。哭了很久,更糟糕的是那个时候和男友分手了,由此我觉得没有人会爱我,我是被世界抛弃了的人。

上海外菜会所压抑了太久,节食开始被暴食取代。吃完后我会陷入深深的自责和懊悔,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控制住嘴。持续了好几天暴食,整个人像气球一样被吹胖,三天里迅速重了十斤。

减肥、吃东西这两种意识轮番占据我的大脑,后来的半年里都是在暴食和节食中度过,大脑在这样的意识轮番冲击下完全坏掉了,里面什么也装不下,上课老师讲的知识完全听不懂,只想快点下课躲在宿舍,不想说话,不想和任何人接触。

在最绝望的时候不断思考着人生的意义:如果活着只有痛苦的话,人为什么要活着,开始希望出现车祸等各种意外把带我走,自杀的念头也不断在脑海中浮现。

长时间处于情绪低落状态导致我头痛欲裂,只要处于清醒的状态就会头疼,完全不能思考,知觉也开始下降,感受不到这个世界,宛如一个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每次暴食的夜晚都会哭,每次都会崩溃、自责懊悔,然后整晚上失眠。

有次我刚暴食完,我妈打视频过来,本来不想让她担心,可还是没忍住哭出来对她说:妈,我好难受!好痛苦!为什么要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妈也哭了,非常心疼地说:你走连我一起带走吧。

03

终于确诊了

2019年4月底,路过郑州,便去了郑大一附院看病,结果是重度抑郁伴中度焦虑,我清楚得记得医生给开了文拉法辛和艾地苯醌,还有一种安神的中药。这个结果说实话我并不意外,甚至是意料之中,因为能真实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舒服,和正常状态差很多。

刚开始吃药,副作用很明显——嗜睡、困到睁不开眼、反胃恶心、吃不下东西。睡了好几天才感觉轻松不少,好似头上的紧箍咒突然松掉了,头不像之前那般疼。吃了一个月药,症状好了不少,便自行断药了,一方面觉得症状减轻了很多,另一方面也因为心疼一天好几十的药钱,但这也是现在非常后悔的决定,以至于后面又将痛苦的状态延长了好久。

到了大四上学期,我和室友在学校附近的公司实习。工作的压力、心情低落都会成为暴食的理由,暴食越来越频繁,吃的也越来越多,已经将自己的身体折腾的太厉害了。

那个时候脑中还会不停出现自杀的念头,感觉大脑已经失去控制,我甚至想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吃掉所有的抑郁症药物,这样就能解脱,不用每天在死与不死之间挣扎,人间真的太苦了!我申请好了遗体捐献想到:身患神经性贪食症和重度抑郁的我应该会是很好的研究对象,这也是我在离开之前能够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04

人生啊世事无常

2020 年春节期间,疫情开始爆发。我沉迷玩手机游戏,这让我可以很好专注于此而暂时忘记痛苦,不用每天都想着减肥暴食,也没有什么压力。在这种比较轻松的环境下,在家的半年居然没有暴食,直到现在也没有再暴食过,我的暴食症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上海外菜会所然而人生就是这样,给了希望却又把你拉下地狱。2020 年 11 月,表姐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精神分裂症又犯了。”我听到后脑中瞬间一片空白,回过神嚎啕大哭,赶紧买了机票回家。妈妈已经被送进了县城的精神病医院,刚开始妈妈根本不配合医生,说:自己没病为啥吃药?说医生要害她!她抱住表姐不接受治疗,表姐哄着她,我妈便不再那么害怕了。

上海外菜会所这是第二次犯病,第一次精神分裂是在 2017 年 4 月份,刚开始只是感冒,但是一直吃药输液也没好,后来就严重了,出现了精神分裂。那次她大概在精神病院住了半个月。这次在医院的第三天妈妈就恢复了很多,愿意配合治疗,可以分得清人,也不幻听了,还能够正常交流。

回到公司,由于堆积了很多的工作加上领导交给我的小项目快要到期了,我光着急可是脑子里却一点思路都没有,焦虑到坐立不安,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我就去了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医院和深圳康宁医院,医生了解了我的病情,让我吃文拉法辛和坦度螺酮,并告诉我作用可能会比较大。考虑到吃药会影响工作,没办法就向领导说明了情况,他让我好好吃药,工作的事情他会帮我解决。

后来又跑了无数遍医院,挂号,问诊,检查,拿药,因为睡眠和食欲差,后来医生加了米氮平,为了缓解时时刻刻的头痛,又加了天舒片。刚吃药时每天下班就在床上躺着,根本没力气下床,没食欲,吃东西完全是为了不让药物刺激胃,现在已经连续吃药一年了,症状也已经好了很多,也在慢慢的恢复,早已经学会了和它共存。

05

坚信黑云翻滚之后会是新的白昼

现在想想在二十多岁的年纪,我却过得如此的糟糕,人生中最美的时光,却变成情绪的深渊。我想如果提前知道了人生的剧本,是没有勇气再经历一遍。有时候还会安慰一下自己:“乖,你已经很辛苦了,不要和别人比较啦。每个人都有花期,可以欣赏别人艳丽的花朵,羡慕别人丰硕的果实,也可以叹息生命的凋亡,但是只有自己是生命的主角,任何人也无法代替自己走一步,我只需遵循生命的轨迹往前走,体验生命中的喜怒哀乐。”

虽然我还是没想明白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已经不重要了,就像在《飞鸟集》里,泰戈尔的诗句:“死和生都属于生命,举足落足都是在行走”。

医生回信

董介正

副主任医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

精神科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这位患者,你好!

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是你救赎了你自己,就像你在来信中讲的一样,你早已经学会了和它共存,只有你自己才是生命的主角,任何人也无法代替你走一步,只需遵循生命的轨迹往前走,体验生命中的喜怒哀乐就好。

在花一样的年龄中,是应如花儿一样美丽,但是你不曾想过你的美丽正是这万千世界里的独一无二。追求美可以有很多方式,你用了和很多人相同的方法,这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在这个过程里你遇到了你人生当中对你打击很大的父母矛盾,男友离开,再后来母亲需要你照顾,让你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自我折磨。

不断的节食、暴食让你陷入了自我折磨,抑郁时,你的思维和情感经常会变得非常消极,情感的破裂而造成你对自己充满失败感, 责备自己:是因为自己不够好吗?让你在暴食后无法原谅自己,这就产生了抑郁情绪。

抑郁者的自责是彻头彻尾的。当不幸事件发生或冲突产生时,他们认为这全是自己的错。这种现象被称为过分自我归因,这是当我们没有过错或者仅有一点过错时,我们出现承担全部责任的倾向。然而,生活事件中是各种情境的组合体。当我们抑郁的时候,跳出圈外找到造成某种事件所有可能的原因,会对我们大有帮助。我们应当学会考虑其他可能的解释,而不是仅仅责备自己。

与自责相关联的是自我批评。有时我们因某件事情而自责的同时,也会认为这是个意外的不幸,我们可以原谅自己。然而抑郁的时候,惯性使我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批评我们所做的一切。

有些人认为自我评价是促使自己努力的唯一途径。例如,如果我不批评自己的话,我将无法做任何事情。他们将自我折磨看作是驱动自己的力量之一,颇具施虐受虐倾向。这种人认为,威胁与惩罚是促使事件成功的最佳方式,这种观念可追溯到儿童时期。或许父母经常说,如果不是我经常管着你,你什么事也做不了,或惩罚是对你最有效的方式。父母对孩子的行为不太注意,也很少表扬,但对坏的行为却很快做出惩罚性反应。因此,孩子逐渐学会了自我批评和自我惩罚,很少鼓励自己。抑郁时,自我批评是不由自主的自我虐待,批评的倾向是如此的顽固,以至于我们感觉自己被击垮了。

因此,当我们对某事失望或发现自己行为没有达到理想的目标时,我们还感到挫折和愤怒,进而猛烈的攻击自己,有他才能有我。自我批评会导致他我观念,即只有将他做好,才能接受我自己。他还可以指任何你认为重要的事件。假如你是一个学生,他可能代表通过考试,你或许对自己说,只有我通过考试,我才能接受我自己,否则我会恨自己,他也可以只应付家务或工作。如果我能做好这些事情,我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因此,有必要认识到,成败得失影响的是我们的自我感觉,我们会因失败而失望,但失败并不能改变我这个人。

佛教徒其及其他宗教徒一直认为,我们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我们的过分在意成败得失。他们认为应当生活于这个世界,但不要占有这个世界,这能使我们认识到自我贬低,我们就动摇了自己生存的根基。或许你可以这样想,你的自我好比一栋房子,失败造成的失望就像暴风雨。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最好关紧门窗,而不应该让所有的门全都敞开着。任凭其遭受袭击问题的关键在于,应当区分对行为的评判与对自我的批评。评判你的行为或许未如你所愿,但并不能改变你作为人的本质。

所以,你找到了一种游戏的方式去应对暴食,很棒!但是建议也不能过分依赖哦,你的症状中有一些进食障碍的表现,对于进食障碍有几个小tips,教你远离进食障碍。

1、接纳正常体重。有一种精神症状叫做体相障碍,很多受厌食症困扰的朋友都会因此受到困扰。明明已经很瘦了,可是照镜子还是觉得自己胖,这种不靠谱的观念就像枷锁一样禁锢在大脑中,让我们不敢接受正常体重。那何为正常的体重呢?正常的BMI指数是18.5到24,具体公式度娘会告诉你。

2.接纳正常的食物,吃饭会让我发胖,食物是我最好的朋友,不管是厌食症还是贪食症,这种非理性的观念总是如影随形。无论是饥饿还是过饱,都不是什么好的体验。食物是我们的好朋友,但不是唯一的朋友,相信我们的身体它会告诉你什么时候需要进食,享受食物,享受生活,认同自己的价值。

3.很多受进食障碍困扰的朋友,表面上没什么问题,甚至还是“骨干精英”,不过内心深处可能缺乏对自己的认同感。知道你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不必单从体重这一个狭隘的视角衡量自己的价值。

4.做一些放松的事情,如定期去看看电影、记日记、听音乐、旅行聚会,所有你能想到的欢乐的事情去做做吧。以此来放松自己,愉悦身心,从厌食或贪食中走出来,寻找自己真正的兴趣爱好。

5.花时间陪陪父母和朋友。这看起来和厌食症贪食症没有关系。不过一个好的社会支持系统可以帮助我们度过难关,用心感受家人朋友的关爱,相信他们花时间多陪陪他们,把我们的苦恼讲给他们听,说不定就有用。

6、努力涨知识。一位长者曾经说过,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知己知百病才能百战不殆。花时间了解进食障碍,了解它背后的现象和机制,了解我们要做什么,才能克服他们,了解成功克服进食障碍的故事。甚至去帮助同样受进食障碍的朋友们。

你的善良和坚强,让你度过了妈妈的发病和不适期,迎来了好转和领导的帮助和理解,相信就如自己所说:每个人都有花期,可以欣赏别人艳丽的花朵,羡慕别人丰硕的果实,也可以叹息生命的凋亡,但是只有自己是生命的主角。

最后一点小建议:平时可以通过运动及合理饮食来控制食欲及体重,通过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及积极参与社交活动来调节情绪。如果到后来实在没法控制,可以考虑到医院就诊,进一步评估病情。初步判断你的情况除了抑郁情绪以外,也存在进食障碍的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评估是双相抑郁还是单纯的抑郁,必要时使用药物治疗及心理治疗。


(文章图源:摄图网)
如您还有“重度抑郁治疗”相关问题,请点击“”,专属客服1对1为您匹配医生、心理咨询师。

上海外菜会所本内容版权归好心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内容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作为疾病诊断及治疗依据,请谨慎参阅。

在线客服

上海外菜会所 电话咨询

关注微信

下载AP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