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抑郁症相伴的六年,让我明白「治郁」唯有自渡

点击唱片,聆听音乐~

平凡的一天00:0004:36未加入合集

不追不赶慢慢走回家

就这样虚度着年华 没牵挂

只有晚风轻拂着脸颊

——《平凡的一天》


想写这个文章很久了,却迟迟没有整理好心情。也许是怕触动痛苦的记忆,也许想说的太多。于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始终没有落笔。可是,《荆棘鸟》里说:最美好的东西,都是深痛巨创换来的。

01

我的生活开始旋转

这已经是独自度过的第N个春节了。天气湿冷,下了几天小雨,有陌生的野猫深沉地蹲在对面的屋檐上,动也不动。我也赖在床上和一个中学同学微信聊天。

上海外菜会所正聊着,忽然天花板的一角旋转起来,像是要掉下来压着我,顿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眩晕。我拨打了120,不一会被送到了上海东方医院。

一番折腾后,护士对正在打点滴的我说:“你的控制眩晕的神经出了问题,最好住院进一步检查”。我懵了,不愿意相信自己生病了需要住院。我拒绝住院,将信将疑地回到了公寓。

上海外菜会所此后几天,我开始持续的头晕。但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身体出了问题,甚至怀疑是不是新租的公寓甲醛超标导致我头晕,请了专人来检测,结果一切正常。

上海外菜会所有天凌晨2点左右,我一直辗转反侧,爬起来上洗手间,刚站起来就整个人头朝后晕倒在地,身体开始感到沉重,四肢有些僵硬,但意识是清楚的。大约一分多钟后,我爬起来了,走路却开始摇晃。我想必须赶紧去医院,可是手机恰巧没电了,充电线也没找到。公寓仅我一人,我只好打开公寓门,倚在门口等行人经过。半夜的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我感到无助极了。

过了一会,传来牛奶瓶的咣当声伴随着小卡车的声音。仔细一看,是一个送奶工。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焦急地对他说:“请帮我打120。”救护车来了,他陪我到医院了才放心离开。此后我每每想起那位好心人,都升起一种温暖和感恩。

记得在救护车里被抬出来后,我被塞到一个小房间等医生诊断。不一会儿我的手里塞满了缴费单。我起身向缴费窗口走去,还没走两步,又整个人头朝后直直地倒在地上。护士惊叫起来,迅速推来一个轮椅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我放在轮椅上,推我到了缴费窗口。

上海外菜会所做完检查,一位看起来儒雅的老医生来了,旁边还跟着一个小跟班。上下打量了我:“你整体是好的,是有什么焦虑的事?”然后又对小跟班说:“看心理科。”

02

初入心理科

就这样我被正式安排去心理科检查。此时父亲匆匆从南京赶来了,眼角还挂着泪水,我很难过。

上海外菜会所父亲陪着我到心理科,医生问我:“开始感到身体异样时,是什么征兆?”我答:“天花板开始旋转。”最后他在诊断书上写了:重度抑郁症。还开了米氮平让我坚持服药。

就这样,父亲陪着我回到了公寓。服过米氮平后,我感到极度不适。头眩晕得更厉害了,开始呕吐,全身乏力。实在坚持不下去继续服药,于是放弃了米氮平,只服对付眩晕的药。

03

情况越发糟糕

2017年3月,我开始走路都需要人扶。站着弯腰洗头,还需要我妈从背后抱着我的腰防止我跌倒。现在想来真是不堪回首。

我开始失眠,每晚只能勉强入睡1-2个小时,白天却很困倦。幸好那时一位十几年的老朋友来陪伴我。

上海外菜会所写到这,停顿了良久。回忆是痛苦的,我感谢自己终于熬过了最痛苦的日子。文字无法表达出那时的无助。人生实苦,唯有自渡,我是真切的体会到了。

上海外菜会所2017年4月,我开始感到身体越来越不适。起床变得困难,走路摇摇晃晃,自行车也不敢骑了,情绪无比低落。更糟糕的是,我坐立不安,无法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

情况越来越糟,我开始有了自杀倾向。走出小区看见远处的高架,心里便盘算着如何爬上去然后跳下去。经过小区旁边的护城河,又琢磨着水够不够深,跳下去会不会淹死。总之各种想法折磨得我无比痛苦。

父亲看我烦闷,带我去阅江楼散心。爬上城墙,想要跳下去的冲动难以抑制。正好那时,一个朋友发了微信给我:有空我会来看你。顿时我的心像触电一样,一阵温暖袭来,跳下去的欲望瞬间减少了。原来我是如此孤独,渴望被关心被爱。

04

吃药才算积极治疗

直到一天,我对一位发小说:“活不下去了。”他说:“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我感到很诧异,于是他对我说起了他从未与外人道的一段经历。从英国留学回国后,他被检测出恶性鼻咽癌,而且那时正好又被7年的女朋友甩了。在极度痛苦下,他一个人在香港做了肿瘤切除手术,连父母都没告诉。他说:“我就没把自己当病人。你现在应该积极治疗,又不是大病。生命难道不是自己的吗?”由此我鼓足勇气开启了艰难的求医问药之路。

因为有了服用米氮平极度不适的先例,我慎重地选择医院、医生和药物。我先去做了各项躯体检查以此排除病理的原因。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于是基本可以确定是抑郁症引起的躯体症状了。

上海外菜会所一天,我找到了一位经验丰富的主任医师,他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开了进口盐酸舍曲林给我,并告诉我:“坚持服用,这是最温和的抗抑郁药了。”我纠结了半天。医生很严肃地告诉我:“如果你不能保证足量的药物治疗,我没法治好你。”我只能乖乖地开始服药。

坚持了2周后,我开始没有自杀倾向了!看见高架,我没有想跳下去的欲望了。看见护城河,我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想法了。我从心里感谢我的医生,感谢老天终于开始眷顾我了,让我没走太多弯路就找到了适合我的药物。

接下来,我严格按照医生的指示按时按量服药。中间的种种艰难自不必说,常常觉得熬不下去了,但不知不觉也走到了今天。

05

热爱生活,活出精彩

回首这几年的历程,我感谢勇敢的自己,佩服自己强大的内在驱动力,支撑自己走过了这么多不堪回首的日子。

上海外菜会所不通勤的日子里,我静心读完了很多之前没有时间细品的名著,眼睛累了,就用听的。在身边没有簇拥着那么多人的日子里,我学会了音乐、书籍、电影、瑜伽、独自旅行,让我的精神世界充实。

人生,不就是一场孤独的修行吗?

上海外菜会所尽管现在我还没有彻底停药,也还没有完全消除躯体症状,亲友们还是不太理解抑郁症,但是世界重新美好起来了。

有一次,我养植的白掌因缺水耷拉了很久,我以为它活不了了。试着浇了一些水,没想到第二天它重新精神抖擞地站起来了,让我颇为感动。植物尚且如此顽强,更何况人呢?

借用百年孤独的句子,来结束此文:

What matters in life is not what happens to you but what you remember and how you remember it.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记住了什么,又是如何记住的。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爱的朋友:

反复详读了你的来信,首先要特别感谢你的信任,愿意和我分享你经历疾病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我也感受到了你内心的挣扎和煎熬,最初患病的无力无助感,治疗过程中承受的各种内在外在的巨大压力,以及康复路上最终的美好期盼,并最终收获阳光的心路过程。

你真的很了不起,面对抑郁症这个疾病你选择了直面问题,勇敢的去接受治疗。你的文字深深的感动了我,因为你用自己的故事为大家讲述了如何去战胜抑郁症,让和你身处同样困境的人看见了希望。我也愿意从医生的角度和你分析一下抑郁症,希望我的回复可以帮助到你和广大的抑郁症患者。

抑郁症是可防可治的,千万不要羞于面对错过了治疗的良机,把自己置于高风险下。抑郁症的发病率越来越高,身体是情绪的载体,身体不会撒谎,当不良情绪过度累积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躯体不适症状,也就是你文中提到的以头晕开始的,所以我们又称之为伤心又伤身的抑郁症。

另外,你在文中提到了医生的选择,确实目前国内精神科医生非常短缺,所以要找到一个值得信任的医生,长期进行治疗,不要过于频繁的更换医生,导致治疗的延续性不佳,影响病情的恢复。

重度抑郁症首选药物治疗,治疗前三个月非常关键,不要轻易停药,在药物治疗初期,抗抑郁药可能会有恶心等胃肠道不适,一般1至2周可自行缓解,要跟医生及时反馈,根据病情来增减剂量,找到那个最适合你服用的药物及最佳的药物剂量。

目前的抗抑郁药物都比较安全,不用过度担心药物的副反应,每周复诊做好观察和监测,不会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

睡眠作息要规律,要配合运动、读书、音乐等方法促进康复,以及认知的调整,有条件的话要进行定期心理干预,帮助提升应对方式,尽快恢复社会功能。

抑郁症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你的故事也带给大家很多对抑郁症的认识和治疗信心,因为认识它就不可怕,因为不怕它才有勇气,希望我们携起手一起战胜抑郁症!

(文章图源:摄图网)

上海外菜会所本内容版权归好心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内容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作为疾病诊断及治疗依据,请谨慎参阅。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上海外菜会所 关注微信

上海外菜会所 下载AP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