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确诊19年,与正常人的差距仅在几颗小药丸上

“我这一辈子,为啥这么难?”每当听到这首歌,我就忍不住潸然泪下。回想起自己的前半生,那种酸楚的感觉就涌上心头,不禁无语凝噎。

我今年38岁,却已确诊精神分裂症19年。这19年患病的岁月,一路走来有悲痛,有欣喜,有欢笑,有泪水,经历过绝望,也燃起过希望。精分,就像是我人生路上的分水岭,将我的人生路划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行程。


01

发病

2003年,我18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龄。

我家有个邻居,五十多岁,他有个很不卫生的习惯——喜欢随地吐痰。无论何时何地随时准备“发射”的样子,让我觉得很恶心,但我又不能去制止他。慢慢地,他的行为让我觉得他在故意针对我。我脑海里开始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让人家瞧不起啦?邻居是不是在背后说自己坏话啦!整天胡思乱想,也不出门,有时还拿着一面小镜子不停地照来照去,埋怨自己的长相。

真正发病是在2004年,因为工作上的挫折和变故,我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我开始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总是听见宿舍一楼有人在说话(我住四楼)。怀疑有人在宿舍日光灯管上安装摄像头监视自己,故意通过监控整自己。耳朵里传来男男女女的声音在嘲笑自己,羞辱自己去死。走在大街上,感觉到处都有人在指指点点,议论自己。吃不下睡不着,连续一周水米未进。我彻底崩溃,跑到楼顶准备跨过护栏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02

治疗

父亲请假带我回家,去了荆州一位老医生那里,在老医生那里,我确诊得了精神分裂症,主要症状是幻听和妄想,诊断后给我开了药。记得当时给我开的药是氯氮平、奋乃静还有礞石滚痰丸。吃了大概一周,幻听就消失了,失眠也好了。然后在老医生的指导下,将白天吃的氯氮平减掉了,因为吃氯氮平嗜睡,晚上吃比较好。

氯氮平搭配奋乃静这个药我吃了大概七八年,因为副作用太大换成了五氟立多,它的优点是药量小、药效长、便宜,缺点是只适合愈后佳的维持期的患者服用,而且服用后不能静坐相当严重。吃了两年果断换药,换成阿立哌唑和奥氮平。因为我发病的症状主要是暴躁发火,并没有打人乱跑等冲动行为,属于俗称的“文疯”,父母并没有送我到精神病院去住院治疗,只是在家吃药,偶尔去复诊。

患病的这些年,父母还带我去试过一些偏方,找“大仙”看过。看罢后“大仙”说我与仙道有缘,是“带缘份”的人,得病是出道前的磨练,玉不琢不成器,将来成就不可限量。一番话顿时让我飘飘然起来,开始自命不凡,现在想想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03

复发

我复发过两次,一次是和前夫离婚的时候,还有一次是再婚后。

2015年,因为与前夫性格不合的原因,我结束了短短半年的婚姻,搬回娘家。我回娘家住的日子,村里那些人,在我离婚的事情上,没少说风凉话。还有个邻居专门跑来告诉我说别人都在讲,我离婚是因为我有病,别人不要我了。这些明里的暗里的贬损的奚落的话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再加上离婚后思想上有负担,没过多久,我就复发了。不管我走到哪里都感觉听到挖苦讽刺的声音,吃饭的时候听到,睡觉的时候听到,走路的时候听到,做事的时候也听到,反正一点点响动都能听到。

第二次复发是在疫情期间,我家楼下是个麻将馆,环境嘈杂喧闹,老板是个男的,说话声音特别大,也很粗鲁。我固执地认为他故意说我坏话,差点跑下楼与他发生争执。这两次复发都带给我不小的伤害。因为每复发一次,药量都增加不少,还不一定能控制病情。所以一定要注意防止复发,平时注意睡眠和复诊,不随意减药和停药,保持心情平和。

从前年开始我每天吃奥氮平10毫克和阿立哌唑10毫克,这个量吃了两年,在医生的指导下减到了现在每天吃奥氮平5毫克和阿立哌唑10毫克,病情也渐渐稳定下来。这两次的复发使我领悟到这个病不能完全靠吃药来治疗,还得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来配合,凡事少计较,小事糊涂一点,大事不糊涂就行。想法要积极正面,才能少烦忧。

04

和解

得了精分确实很不幸,但是也让我看清了现实。作为精分患者,我们既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妄自菲薄。我们在病情得到临床治愈后必须有意识地进行康复训练,提高社交能力,也可以返校学习,参加工作。努力克服自身心理与生理的不适应,融入社会,融入集体,避免精神衰退。要充分认识病情带来的影响,做力所能及的事。同时与自己和解,承认自己的某些方面的无力,这也是正视现实的一种积极表现。

去年6月,我报名参加自考行政管理专业,在10月份的考试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如果可以,我还想自考本科。所以,只要摆脱病耻感,按时按量服药,等病情稳定了,我们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学习工作结婚生子,一样可以创造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

我们与正常人之间的差距,只是几颗小小的药丸而已。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森焱:

看到你的来信,看到你在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被疾病困扰,我能体会到你被疾病折磨多年的痛苦,为你心痛,也为你与疾病斗争所做的努力感到欣慰;也感受到了你即使生病也依然坚持未来会好、即使绝望也依然有生命之光的美好信念,这是因为你内心有着强大的力量,也是最难能可贵的坚持!

所以我看到了你一直在努力治疗、生活,也看到了你取得的成绩,相信不久的将来能和你一起看到现在期望的美好!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病因未明的重性精神疾病,病程多迁延,是一种高复发率、高致残率的疾病,而且给患者及其家庭带来了非常沉重的负担,包括经济负担、精神负担等;给照料者也产生了压力。所以精神分裂症的治疗是全病程的治疗,是建立医患联盟的治疗。

你在来信中提到了自己的症状,比如怀疑有人安装摄像头监视自己,故意通过监控整自己。耳朵里有嘲笑自己、羞辱自己去死的声音。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有人在指指点点,议论自己,换位思考,这确实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所以也促成了你想要跳楼的行为,所幸被发现没有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确实在精神分裂症的疾病过程中最严重的的后果就是自杀,这也是我们所有人最不想看到的。幸好你在经历了挫折、绝望后仍然相信前面有光明,也一直积极寻求治疗。

精神分裂症的治疗分为急性期治疗、巩固期治疗及维持期治疗,在不同的治疗阶段有不同的目标,但最终的治疗目标还是恢复社会功能、回归社会。

目前主要有药物治疗、心理社会治疗及物理治疗等治疗方法,虽然在治疗过程中你也走过了一点弯路,但你现在所应用的奥氮平、阿立哌唑属于精神科常用的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当然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还有其他选择,也有一些药物在进行研发,目前处于临床实验阶段。

除了药物治疗,综合康复也是促进社会功能恢复的手段。可以通过支持性心理治疗,帮助减轻痛苦、稳定情绪、提高信心,满足患者部分心理需要;可以通过家庭干预,增加家庭成员对疾病的了解,加强患者的支持系统,及时给医生提供信息,以便及时调整治疗方案;认知行为治疗也能改善精神症状,减少因为精神症状造成的影响,降低复发率及再入院率;此外还可以进行技能训练,比如生活技能、社交技能、生活技能等,对于早日回归社会有一定的帮助。

现在也有一些物理治疗方法逐渐应用于临床工作中,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一定有更多的治疗精神分裂症的武器!

最后,希望在我们很多人的共同努力下大家对于精神分裂症不再只有偏见,而多了理解和包容,使更多的人更好的融入到社会中去。也期望更多、更好的治疗方法问世,期望精神分裂症能够早日被“征服”!



本内容版权归好心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内容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作为疾病诊断及治疗依据,请谨慎参阅。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关注微信

上海外菜会所 下载AP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