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树洞”

私密空间 及时倾诉 即刻轻松

全部问答
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总是感觉每天都是枯燥乏味的,可以说每天心情都很糟糕,我在世界上就好像找不到快乐,我看着其实很正常,可是总是没有活着的念头,之前吃抗抑郁的药但是感觉没有什么好转就自己停药了主要是太苦了,每天都在抑郁或焦虑很烦,有时一点食欲没有有时又暴饮暴食,曾经给自己关在房子了好几天的不吃饭,一个多月基本都没怎么睡觉,总是做噩梦睡睡就在梦中惊醒根本睡不长,没事从来不出门出门就是买烟买酒,有时候一天好几包烟一直喝酒喝到不能再喝,头疼特别疼不知道为什么疼可能是药的副作用,之后我吃止痛药又喝酒加不睡觉精神特别不好,后面我家人实在没办法了给我随便找了个技校,我现在看起来很正常在学校也有了很多的朋友,一起打闹一起笑,我把自己的焦虑抑郁都压没了,但是我心里那份焦虑还没消失,我貌似没有感情我感觉朋友亲人家人对我说都可有可无,我还觉得我根本融入不了群体,正常的表现让别人觉得我没事但是我知道心里那份压抑没消失只是被我一直压在心里,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自己和别人,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抑郁,我不知道我是痊愈还是加重了,不过该高兴的是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了。
心灵“树洞”
0个抱抱
2022-11-29
无助 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心灵“树洞”
1个抱抱
2022-11-27
想解脱又有那么一点挂念 又是一晚上没睡着 说不上来什么感受 我真的好累好累 我答应了要好好活着 可是真的太难了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我连自己的一日三餐和住的地方都解决不了 我不想每次每次都去麻烦 那样我和乞讨有啥区别呢 都会累的 我也不知道身体上的有些疼痛和难受到底是和抑郁症的躯体化有关还是身体真的有问题 我真的不想再承受这些痛苦了 早知道我不会把自己逼到这步 一直以为的努力和懂事仿佛笑话一样 已经发生了就得面对 我应该怎么办呢 我做不到靠自己抵抗这些 做不到 可是除了自己又有谁能依靠呢 别去添麻烦了 我是一个有手有脚的成年人啊 每次去寻求帮助都会做很久的心理建设 如果当下没有得到回复我就会开始怀疑自己 是不是又添麻烦了 好像也没地方可以去说了 也不想被看到 如果我坚持不下去了怎么办 真的好累好累 我原本下了很大的决心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治好 我以后可以赚回来 可是现在真的好难 成年人的崩溃好像就是这样 如果是生了其他的病可能拿着那些诊断证明或许还能暂时借到钱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抑郁症啊 民宿的老板也缺钱 不停的催我 我真的好崩溃 我不想这么放弃的 就当个树洞吧 好像也没地方可以说了
心灵“树洞”
2个抱抱
2022-11-23
有时候突然觉得很多人讨厌我,我陷入这个想法一直无法摆脱。 20岁,男,大三学生,五天前进入考研备考阶段。大一在院学生会工作,大一大部分时期都觉得别人讨厌自己。大一下学期快结束时退出学生会,之后慢慢摆脱这种想法。同时是班委,管理一项每周都有的工作(并且不是很重要,每周都有很多人未完成)这周部分同学没有配合完成,辅导员突然找到我班团支书(同时是管理整个年级的年级长)强调截止明天下午还没有完成的同学找辅导员谈话。我找到团支书咨询了这个情况,并且开了一个玩笑后他就没有再理我,我就觉得可能他对我处理这项工作很不满。于是反复陷入这个想法,甚至哭出来以发泄不安。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我一直明白作为人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很完美,总有一些缺点和做的不恰当的地方,没必要纠结,但是我发现我最近渐渐又开始无法合适得处理这些想法。我害怕和大一一样整日陷入别人讨厌我的想法中,导致我没法专心备考研究生考试。
心灵“树洞”
1个抱抱
2022-11-04
大脑 脑筋
心灵“树洞”
1个抱抱
2022-10-31
1234
跳至
推荐医生

吴振静上海外菜会所 住院医师

睡眠心理科

秦皇岛市精神卫生中心

王建华上海外菜会所 副主任医师

妇产科

长沙市第四医院

胡健波上海外菜会所 心理治疗师

精神卫生科

上海外菜会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熊超上海外菜会所 住院医师

康复医学科

长沙市第四医院

黄维上海外菜会所 副主任医师

抑郁障碍科

海南省安宁医院

上海外菜会所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上海外菜会所 关注微信

下载APP

意见反馈